🔥六和采历史号码-腾讯网

2019-08-06 12:34:27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06 12:34:27

不仅仅是因为天气,还有其他山友出事了,这就是下撤的命令。我们蹲了一晚的5个帐可怜的背包,全给结成冰粘在一块了。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,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,签署上述免责声明。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自选一种户外保险。风没有减弱的迹象,似乎还在一阵阵加强,我们17人的小队伍依序前进,按照之前三位教练的分工,小虎走在前面,闲人中间观察,我负责收尾。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,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,老杨是东北汉子,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,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脚踏实地,我们继续前行,大约到达四千六百米的时候,雪已经铺满了道路,这里距离传统的雪线还有三百米海拔,雪地里行走没有冰爪将危险重重。没多久我超过了闲人,然后和队友们继续往前,陆续追上了张玉,追上了剑威,追上了小迪,风大的时候我们躲在石头后面休息,即便如此,风还是从四面八方吹过来,这种感觉我毫不陌生,十二年前的那次哈巴雪山,我们熬过了凌晨的飓风,上午九点上到四千九百米的雪线之后,天空晴朗,万里无云,但最后却万般无奈的在五千二百米的地方下撤,此后每每和朋友们说起当时我在大风中,只能趴在冰坡上休息,大部分朋友们都无法理解,这一次,又是这样大的风。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,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,老杨是东北汉子,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,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还有三个队友陪伴着不死心的我,在这个空档里,我示范了一下雪坡行走技术---上坡、下坡、横切,以及制动。很不幸的是半夜里醒了来,一看手表,才九点半,这距离我原定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,但我却再也未能进入睡眠。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,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。吃完晚餐扎好营后天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,气温突然感觉更低了,因为坐了几个小时车大家都累了,考虑到第二天还要早起快小巴去马坝转车,所以我们早早就睡了。

三好青年梁梁贴心的守护在他旁边,场景太温馨、好感人。

自选一种户外保险。中午顺利下撤到大本营,傍晚七点左右,全体下撤到哈巴村,第二天返回丽江,登山计划结束。些次路线和攻略主要由小洋和老杨负责,每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时,这项工作也是很头疼的事。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不仅仅是因为天气,还有其他山友出事了,这就是下撤的命令。

凌晨5点半大家早早就起床洗刷吃早餐收拾好行囊6点就匆匆忙忙就出发了,些时依然下着小雨。

装备丢了一地,小洋正在整理搬运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

而所有走过的--不管是白天还是暗夜里走过的路,都因我们为梦而付出,于己无悔。

参与本次自助活动的有老杨(杨大哥,我们的领队)小洋(主要负责此次路线攻略)还有两位美女西西杨杨以及我。

同时也早早地准备好了要用的物资和攻略,当然交通工具依然是我们一直支持的公交和火车。

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,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,意识薄弱引起的,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,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,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。

这时听见老杨在前面喊,小刀快看,我还以为出什么状况,原来发现山上的小草都开始结起了小冰点,没看过草结冰,还是头一回看到,开始我还蛮兴奋,但来不及欣赏,赶快崔着大家赶路,因为我们知道这时已是零下了,而且身体是湿的,这样很容易失温。

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,一路翻山越岭,跋山涉水,小雨绵绵,雾里穿梭,因为雾太大,参照物不清楚,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,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,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,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,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,那时已经有5点多,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,加上有雾,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,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,身上基本全湿,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,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,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,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,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,风太大,又冷,加上天开始黑,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。

屋外的风一阵阵的吹起,比起十二年前那次来哈巴,今夜的风似乎小了一些,只是偶尔有几阵强风吹过。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,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,海拔四千零八十米,我躺下床后,迅速进入了睡着了。

这次来哈巴,我们的盼望、梦想,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。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。

按照预定的计划,我们一点半起床,两点半队伍出发,黑暗的夜里,除了风,还有天上的星空。

船底顶归来已经有3个月了,但作业一直没写,总觉得缺点什么,所以今天补上。

此刻,我已经找不到协助我们教练队伍的向导---丁丁,他下去参与救援了,登山总指挥扎西在电话里不停的重复:下撤、下撤、必须下撤!向导们带着登山的伙伴们一个个下撤,我明白,今天无法登顶了。